已婚女子爱上发广告小伙 被拒后要跳楼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10-10 08:24

  曾经的“足浴大王”郭家富,因重病上“轻松筹”筹款进行肝移植(本报1月11日曾报道)。事件的背后,不少人把目光投向民企老板们的健康问题。他们是成功人士,让人羡慕;他们面临的身体和心理压力,也绝非常人能够想象。曾有机构做过一个调查,500多名企业家中,一半以上处于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

  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创业大潮当老板。我们采访了4名成功的民营企业家,听他们讲一讲自己的疏解压力之道。希望他们的故事可以给更多创业者启迪。

  他今年已64岁,一身黑色西装夹克,说话有精神,笑声也爽朗。“以前老爱发脾气,也常常焦虑,现在更多的是平常心。”黄祖仕说他喜欢简单的生活,不抽烟不喝酒,散步就是最好的休闲方式。隔三岔五泡个温泉,也是他的解压方式。

  2000年,黄祖仕随福建省一个考察团来到重庆,“我看中了这里的温泉资源,投资重庆是个不错的选择。”那时,黄祖仕还曾慕名去过富侨足浴。

  2001年,他开始在重庆投资发展。融汇集团在巴南、沙坪坝等地都有开发项目,而且一直致力于温泉产业。2005年,黄祖仕成为重庆市旅游协会温泉旅游分会会长,“我从事的是绿色、健康产业,也是现代人所倡导的,如今,我自己也爱上了这种休闲放松方式。”

  在黄祖仕看来,人和企业一样,都要保持健康,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不要把弦绷得太紧,要懂得适当放下心里的包袱。”

  平时他一日三餐也很简单,饺子都可以连续吃好多天,“连员工有时都看不过去,说,黄总,你能不能换一样?”

  儿女在他的影响下,也喜欢简单的生活,常在家自己做饭。黄祖仕很少应酬到深夜,喜欢家庭其乐融融的感觉。在温泉酒店,黄祖仕看到旁边餐桌坐着一家子,或带着老人、儿女来泡温泉的,都会多看两眼,“看到身边一个个幸福的小家庭,心情就会变得好很多。”

  黄祖仕坦言,自己的性格就是“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好”,因此对自己和员工的要求比较高。以前,一发现有什么问题,就容易发脾气,员工都怕他。这些年过来,他尽量少发脾气,说话也乐呵呵的,“出现问题就解决问题,太暴躁也许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

  “做企业,难免会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也会遇到一些难以言说的委屈。”黄祖仕说,每当这时,他就会听音乐、泡温泉,或看看好玩的视频,“暂时忘掉不愉快,调整情绪再出发。”

  黄祖仕一年的时间,三分之一在重庆,三分之一在香港,三分之一在国外。工作虽繁忙,但外出旅游调节心情也必不可少。

  “我的做法是,旅游时把考察带上,考察时把旅游也带上,两不误。”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前不久,他就去了法国西南部的达克斯,在这个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的小镇泡温泉,考察了温泉疗养项目。

  一是“量力而行”,不要超负荷运转。打个比方,你是一个举重队员,平时可以举起200公斤,不可能直接加码举300公斤,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会把自己压垮。“面子”重要,“里子”更重要。对于企业来说,不量力而行就易出现资金链断裂等情况;对于企业家来说,超负荷运转就可能给健康埋下隐患。

  二是“留有余地”,遇到一些不可抗因素,如政策、市场变化等,要有抵御风险的能力。作最坏的打算,做最好的努力。

  三是“脚踏实地”,不能盲目发展,更不能急功近利。做企业不是要昙花一现,而是像跑马拉松一样,看谁在发展中更有冲劲和持续发展的能力。

  四是要“不断创新”,市场不断在变化和发展,要顺应时代需求,转变自己的思路和企业发展方向。就算是传统产业,也能走出一条创新的路子。

  上周,他出差、开会、接待、改方案,但总会给自己留一点喝茶聊天的时间,对他来说,这是最好的解压方式。

  他说,自己曾一年感冒五六次,得过肺结核、肝炎,近几年却没怎么生病。从他的经验来看,健康是“吃”出来的。

  上周日下午,两江幸福广场附近,王礼生与几位朋友围坐在根雕茶桌周围,桌上有纸有笔,在谈事。他主动邀请记者加入其中,“我们在摆龙门阵,采访也是摆龙门阵嘛。”

  2010年,1972年生的王礼生从一名注册会计师转行,推动农业产业化,他选择了打造琥珀茶油这个品牌。希望进一步改善重庆生态环境、国民膳食健康,带动农民脱贫致富、实现乡村振兴。

  他说,10年前,自己还是一名注册会计师,除了忙还是忙。那时心理、精神压力大了,大多自己扛着,因为谁也不想回家还传递负能量。

  他认为,喝茶本身比较健康,和朋友一起喝喝茶,把烦心的事摆一摆,一起出出主意,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

  久而久之,王礼生有了“喝茶时间”。尽管现在的工作强度比以前大了不止一倍,但他始终坚持每周至少两次与朋友喝茶聊天。一个人的时候,他偶尔也会写写毛笔字,疏解焦虑、平复心情。

  “兄弟,你看我近几年没啷个生病噻。”王礼生跟朋友说。他坦言,大约十年前,他一年要感冒五六次,也得过肺结核、肝炎。早餐,有时间就吃,就街上买点,中餐、晚餐也是塞饱作数。

  真正让王礼生关注到健康,是2008年他的两个30多岁的朋友相继患癌去世,以及通过新闻关注到一些食品安全问题。

  在如今的他看来,自己以前身体不好,都是“吃”出来的,饮食不规律、膳食结构不合理,更重要的是食材不够健康。也是因“健康”二字而起,他开始转行做茶油,“药食同源,健康也可以‘吃’出来。”

  现在,王礼生的身体比以前好很多,他的经验是,不管再忙,“吃什么”自己还是能掌控的。不出差的话,早餐肯定会在家吃,中餐也尽量在家吃,均选用健康食材。

  王礼生当天的晚餐安排在喝茶的地方,名叫“琥珀有鱼”。这是他与重粮集团、三峡鱼公司联合打造的有机体验中心。

  他说,从商业来看,不能“脚痛医脚”,比如开这家三峡鱼体验店,“不是为了做餐饮而做餐饮”。“比如,足疗是理疗的一种,顾客来消费无非是花钱购买健康服务,实体店转型过程中,不妨考虑去挖掘顾客‘脚痛’的原因,做延伸产品和服务。”王礼生听朋友说,有的足浴店植入了一些传统文化、中医文化,药包、理疗手法也会教给顾客,这就让顾客有了更好的体验,从而留住消费者。此外,现在大数据是大趋势,顾客的人性化定制、健康分析等也是转型可考虑的内容。

  “健康涉及的内容太多,可以挖掘的也太多。”王礼生说,他做茶油就是为了倡导国民膳食健康,除了做好产品,他还搞了几个农旅融合的项目让消费者体验。

  第一次见到陶荣,是在第五届照母山半程马拉松赛上,气温只有几度的早上,56岁的他仅着薄衣,作为重庆市长跑协会新一届会长,他吹响了哨声,自己也跟着跑起来。

  从2012年接触跑步,到如今跑了二十多个全程马拉松,陶荣说,每次跑马,都是他和自己独处的好时机,也是他减压的有力方法。

  约陶荣采访颇为曲折,直到15日下午,他在外出办事回公司的路上,坐在专车里才挤出点时间,“不好意思,现在岁末年初,一天要接待五六拨投资者!

  “每次跑步期间坚持不受微信和电话干扰,努力去倾听自己的心跳声和脚步声。”陶荣说,他一般选在早上5点半或晚上9点,如果工作又能兼顾跑马,陶荣绝不会放过,“这周末正好要到深圳出差,顺便就去香港跑个马拉松。”

  “跑步,一是精神上的放松,有时间和自己对话、反思,整理工作思路;二是身体线年连续两年体检,原来的‘三高’全没了。”陶荣说,这是跑步后,给自己带来最直观的影响。

  2012年5月29日,陶荣创办的重庆博腾制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准备在创业板上市。然而,也正是这一年,新股停止发行。原本准备轰轰烈烈大干一场的陶荣,不得不放慢脚步,选择到长江商学院进修。

  进入长江商学院,陶荣正式接触跑步,“长江商学院有跑步文化,大家一起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跑步。”就这样,五公里、十公里……陶荣一次次地挑战自己,突破自己。

  2013年跑步一年后,陶荣成功把烟戒掉了,“以前压力大了,一根接着一根抽。后来有压力就跑步,越跑心情越好,越跑身体越好,工作效率提高了,连午觉都不睡了。”

  2015年正式跑马拉松,两年时间,他已经跑了21个全马,“四个多小时安安静静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和脚步声,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呀,不信你也试试。”

  陶荣也动员身边的人跑起来,“我们在全球有1800多名员工,现在跑全马、半马的员工都有500人左右。”每个季度,重庆博腾还会有一个跑步分享会,“我们通过这样的分享,让大家跑起来、动起来!”

  2017年12月22日,他成功当选重庆长跑协会会长,“我们准备吸引更多企业家、更多市民,加入到长跑队伍当中。有了好身体,才有一切。”陶荣说,这也是他跑步几年来最大的感受。“你看我五十多岁的人了,跑步后,腹肌都有了。”陶荣说,他这次接受采访,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真心希望更多的人跑起来,全民跑起来,将健康快乐的生活方式进行到底!”

  15日从重庆飞上海,当天下午从上海飞广州,第二天又从广州飞回上海,第三天返回重庆直接赶到公司开会……在刘思宇的记事本上,密密麻麻地排满了行程。

  刘思宇接手重庆精益高登眼镜连锁有限公司一年多。要从父辈们的光辉下走出来,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对他来说,压力很大。

  “你看,我两边的头发都开始白了,就是这一两年白的,你说这压力得有多大?对现在的我来说,什么都不想,呆在家里放空自己,就是最好的减压方式。”刘思宇苦笑着说。

  4年前,刘思宇刚从大学毕业,那时的他,在全国电竞行业已颇有名气,“DOTA全国前十名”的光环,让他身边聚集了一堆优秀的电竞人。

  “实话说,我的理想是做电竞行业,可是我很早就知道,自己毕业后是要接手爸爸的生意的。”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刘思宇对远离自己的理想,颇为“认命”。

  接手父亲的生意,成了他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件事,从那天开始,这个在电竞赛场上叱咤风云的高手,就开始学习忍耐。“和父亲那个时代不同,他们那个时代,只要敢想敢干,抓住一次机遇就能闯出一片天空,在我看来,我们这个时代,更需要的是学会忍耐。”

  对一个刚20出头的年轻人来说,“忍耐”这个词说着容易,做着却很难。更何况,在刘思宇看来,父亲身上的光环还带来了无穷压力。“那段时间,我不停地学习各种管理经验,不停地跟着爸爸开会,不停地去各个部门了解运作情况。最爱的游戏,几乎彻底远离了我的生活。”

  面对各方压力,运动成了刘思宇最好的减压方式,“我最喜欢和读书时的朋友们一起打篮球,不管工作再忙,我也要每周抽出两次时间,去篮球场上放松一下自己。”

  从一年前正式接手父亲的生意开始,刘思宇更忙了,“许多人都觉得老板大把自由时间,想干吗就干吗,实际上,我已经很久没有出门旅游了,因为公司有太多的事情离不开。”

  一个小时车程以内的地方,就是刘思宇一年多来最常到达的“旅游地”,“我得保证自己能及时赶回公司处理突发事件。”

  父亲大部分时间退居幕后,让刘思宇的压力再一次增大,“我还记得,有一次我睡着觉,突然从梦中醒来,翻身就大吼了一声‘开会’。”说起自己的老板生活,他哈哈大笑。

  “我还记得,有次我决定减少公司收入,提高员工工资。可是方案一拿出来,财务部就找到了我。”刘思宇说,那一次,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和他在办公室里“呛”了起来。

  “我知道他们都是站在自己的工作层面,做出对公司最有利的选择,可是,质量和员工才是公司的重中之重。”刘思宇说,面对各个部门领导的反对,那一次他直接抓着衣服摔门而出,对直冲回了家里。

  “我整整把自己扔在沙发上好几个小时,不停命令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恢复冷静后,刘思宇开着车再次回到公司,反复和各个部门沟通,终于说服所有人支持了他的决定。

  从那次开始,每天,刘思宇忙完工作回到家,都会独自放空一段时间,“我必须得从压力中跳脱出来,让自己的大脑和心情得到舒缓,运动只是一个方式,而学会放松才是更为重要的。”

  在采访过程中,“二代”这个词,不停地从刘思宇口中蹦出,“这已经是我身上贴了许久的‘标签’了。”

  “公司是父亲闯出的事业,如何让这个公司更好地发展下去,就是我的事。”在刘思宇看来,接力棒既然交到了他的手中,他就得走出一条超越父亲的道路。

  为了开拓市场,他亲自上阵,“我说出来你都不信,为了开一个店,我曾经两次被父亲的朋友关在门外三个多小时。”自嘲地笑了笑,刘思宇用“欲戴其冠,必承其重”形容自己的人生。

  如今,在刘思宇的带领下,公司2017年的年销售额比2016年增长了20%,同时,重庆的百年老字号精益高登眼镜,也走出了发源地,开到了江苏、四川等地。

  刘思宇说,虽然公司是老字号,但这个“老”只能说明品牌传承的时间,而不能说明公司的“生机勃勃”,“我现在更多地聘用了年轻的销售人员,目的不仅是把时尚带给每一位消费者,更是想让他们感受到勃勃生机。”

  “我还很年轻,所以我的减压方式可能有些另类,但我想,对于和我一样工作繁忙、正处在人生上升阶段的年轻人来说,这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方式。”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深港在线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