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与飞行有关的奇特小迷信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04-09 19:24

  有些旅客在登机时会拍拍飞机,好像要确认一下它的确很结实。有些人会亲吻机身,还有些人每次飞行时都要在廊桥上跳一小段同样的舞蹈。偷偷看几眼驾驶舱的话,他们或许会发现飞行员挂着的帽子内塞着家人的照片,以祈求好运。

  即使是航空公司自身,它们也对好兆头与坏兆头有既定看法,甚至还有一系列禁忌航班号:比如从来没有航空公司安排过13号航班。

  多架编号为191的飞机出事令许多航空公司对这个数字生畏。为了祈求平安幸运,很多航空公司的飞机座位没有第13排,不少机场的航站楼也没有第13号登机口。还有些旅客甚至会在登机前先亲吻一下飞机,或是来一段祈求平安的舞蹈。本视频介绍了《华尔街日报》记者Scott McCartney通过采访发现的一些和飞行有关的奇特小迷信。航空旅行随处可见各种小小的迷信行为变化多端的护身法宝和一些有味道的传统做法,比如撤销失事飞机的航班号等。在飞机选座网站踪调查的102家航空公司中,世界各地约25家公司的飞机上没有第13排座位。

  在与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合并之前,航空 (Continental Airlines)严格地避用13这个数字:中枢机场没有13号登机口,飞机上也没有第13排座位。

  该公司的老员工称,对数字13的忌讳始自1987年1713号航班在丹佛的坠机事件。当时在该公司工作的一名高管称:“自那以后,许多与数字13有关的东西都从航空消失了。”

  建筑工人会在机场控制塔的顶部放一棵典礼用的雪松树,这是建筑业祈求好运的传统。有时候,航空公司还会给飞往城市的航班安排所谓的幸运号码作为航班号,比如美国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从 安东尼奥飞往拉斯维加斯的航班号就是711。

  阿拉斯加航空(Alaska Airlines)一名女发言人称,该公司常常运送许多加拿大旅客从拉斯维加斯飞往华盛顿州的贝灵哈姆,所以他们把这趟航班编为649号,因为加拿大的彩票名为乐透(Lotto) 6/49。

  各航空公司称,按照惯例,他们得取消失事飞机的航班号。阿拉斯加航空称,除了13666和911这几个数字外,它也绝不安排261号航班,这是出于对2000年失事的261号航班遇难者的尊重。全美航空(US Airways)则在它的1549号航班2009年发生事故后,就再也没有用过这个航班号。当时该航班的飞行员切斯利·萨伦贝格(Chesley Sullenberger)将发生故障的飞机迫降在纽约的哈德逊河,挽救了机上所有人员的性命,他也因此声名远播。

  美国航空与联合航空均取消了在9·11恐怖袭击中坠毁的飞机的航班号。此外,美国航空与达美航空(Delta Air Lines)均有191号航班发生过致人死亡的坠机事故,因此都不再采用该编号。

  确实,191这个数字与好几起航空事故有关。例如,1967年一架编为191航班的X-15军用实验飞机坠毁;2006年,Comair航空公司的5191号航班在肯塔基州列克星敦市失事,造成49人丧生。去年,捷蓝航空(JetBlue Airways)一趟191号航班的机长表现出危险行为,被乘客锁在驾驶舱外并被,而后该航班改道飞往得克萨斯的阿马里洛。

  许多航空公司和机场坚称,没有安排第13排座位和13号登机口并非因为迷信。更确切地说,他们安排登机口和座位时常常会跳过一些数字,以便日后重新编排时,不必再给每个登机口或每排座位从新编号。比如说,联合航空总是把中部机舱的第一排座位编为第20排。话虽如此,在许多飞机上,紧接着第12排座位就是第14排。

  联合航空一名发言人称,该公司并不反感第13排,许多飞机上都安排了这排座位。他还表示他不清楚航空避用13这个数字的做法始于何处。在该公司的飞机与航空合并后,座位的编号统一了标准以便可以轻松地替换飞机,因此13排在所有波音(Boeing)737和大多数的757机型上都被跳过。

  克利夫兰霍普金斯国际机场原为航空的中枢机场,它现在就没有13号登机口。一名女发言人称,她曾问过机场的员工,但无法确定它的由来。她说:“这个现象大概在我们出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大多数旅客都知道,就统计概率而言,乘飞机要比驾车更安全。尽管如此,在金属机械挑战地心引力时,许多旅客仍会感到不安。早期的飞行旅行更加危险,而源自那时的迷信思想也一直延续至今。空乘人员称,旅行压力加大也催生了越来越多的安慰方法那些用来使心情放松和安定的小习惯。

  作为一名乘务长,博比·劳里(Bobby Laurie)要在登机时段在飞机前部迎接旅客。他注意到迷信行为越来越多,从轻拍轻吻机身到在登机桥跳舞,形式多种多样。在他询问原因时,有些旅客说,他们的家人都这么做,而且告诉他们说这会带来好运。

  劳里称,有两名从洛杉矶飞华盛顿的常客每次旅行都穿同样的衬衫。有些人在旅行时带上同样的毯子,一名女乘客则每趟航班都一定要把一个毛绒猴玩具系在安全带内以求好运。他说:“有些人带着给予他们情感支持的动物,有些人则带着给予情感支持的衬衫。”

  其他一些旅客则在每趟航班上都习惯性地重复做一件事。布赖恩·科恩(Brian Cohen) 读大学时第一次乘坐国际航班去巴黎,当时他借了一个索尼随身听,用来听埃尔顿·约翰1975年的专辑《奇异船长与黄沙牛仔》(Captain Fantastic and the Brown Dirt Cowboy)。

  自那以后,每次乘坐国际航班,他都要在航程的同一时段播放同样的歌曲。他尽力使耳机看上去像是插在飞机的娱乐系统上,并藏起随身听以免因违反电子设备使用规定而遭到空乘人员的斥责。

  他还会计算好《苦涩手指》(Bitter Fingers)这首歌的播放时间,以便使第二段副歌刚好在飞机起飞时开始播放。(如果航班延误,他会不断地播放前一首歌。在数字音乐时代,这么做要比他还在用卡式磁带的时候简单。)在飞机呼啸着爬升至飞行高度时,随身听播放的是《今夜有人救了我》(Someone Saved My Life Tonight)这首歌。

  他还说,现在他发现有更多习惯的人也增多了,比如在起飞前用手在身上画十字。他认为这更多的是因为压力,而非因为害怕飞行。他还说,某些飞行惯例,比如在飞机着陆时鼓掌,实在是令人讨厌。

  当然,并非旅游业内的每一个人都会顺从迷信。拉斯维加斯酒店(原为拉斯维加斯希尔顿酒店(Las Vegas Hilton))是一家深深植根于这个美国业 地的大酒店,它就设有第13层。与世界各地的众多酒店和写字楼一样,拉斯维加斯的大多数酒店会跳过被人认为不吉利的数字,在12层后直接安排14层甚或是12A层。

  除了13号航班外,大多数航空公司也不采用666这个《 经》中的“魔鬼数字”,芬兰航空(Finnair)却是一个例外。该公司从哥本哈根飞往赫尔辛基的航班就是666号,这一点确实比较古怪。也就是说,旅客每天都可以乘坐666号航班飞往“HEL”(赫尔辛基国际机场的代号,与意指地狱的“hell”同音)。

  芬兰航空在声明中称,该公司采用这个航班号已有多年时间。它说:“在芬兰,人们对666这个数字并没有那么迷信,我们也从来没发现有什么理由要去改变这个航班号,所以它就保留下来了。”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深港在线新闻网版权所有